外賣平台佣金漲不漲,誰說了算?
返回來稿:工人日報-紫鑫生物        2019/1/17        浏览次数:952


核心提示:據報導,在南寧,有消費者反映自己經常光顧的餐飲店突然退出了網絡外賣平台,原因是美團外賣將佣金抽成由15%上調至22%。這意味著餐飲店每100元外賣收入中,有22元需要上交給外賣平台。一些餐飲店老闆表示「外賣送不起了」,只能無奈退出。

1月10日,王玉虎在他的食客微信羣里連發了3個大紅包:「慶祝本羣人數超過250人」。

從去年底開始,在北京朝陽區經營一家拉麵館的王玉虎就開始通過微信建立自己的外賣配送渠道。「沒辦法,外賣平台收費越來越高,還是自己來做更划算。」

起步於2003年的網絡外賣,在網際網路O2O大潮中經歷了一輪爆發式增長,市場規模突破2000億元,用戶人數接近3億人次。然而,市場迅速擴張之後帶來的成本壓力日趨顯現,越來越多的商家和王玉虎一樣,開始尋找自己的外賣渠道。近日,美團外賣佣金上漲的消息加劇了商家和消費者對這一問題的擔憂。

成本高企,商家叫苦

據報導,在南寧,有消費者反映自己經常光顧的餐飲店突然退出了網絡外賣平台,原因是美團外賣將佣金抽成由15%上調至22%。這意味著餐飲店每100元外賣收入中,有22元需要上交給外賣平台。一些餐飲店老闆表示「外賣送不起了」,只能無奈退出。

記者走訪北京多家餐飲店發現,近期各外賣平台雖未出現普遍性的佣金上漲,但佣金已經成爲餐飲業的一個負擔。「一碗拉麵我在店裡賣18元,通過外賣平台送出去就要20多元。」王玉虎介紹說,幾家外賣平台去年漲了一次佣金,每單向商家收取5到20元的訂餐費,向消費者收取7到15元不等的配送費。「對於我這種小店來說,很貴了。」

從去年開始,在中國烹飪協會公布的全國餐飲收入情況中,第三方外賣平台費用已被納入,成爲餐飲成本的一項重要數據指標。該協會分析,由於人工、房租、社保、殘保金、第三方外賣外送服務平台費用等各項成本不斷攀升,涉企收費尚無明顯變化,餐飲市場表現增長乏力。

「現在餐飲毛利也就40%,而外賣平台佣金接近20%。」與王玉虎一樣,北京天通苑一家燒烤店老闆也開始摸索自己的外賣配送業務。「我們這種小本生意也沒有多少定價空間,晚上平台接單還比白天貴,算上房租、人工、原材料還有水電等費用,攤下來外賣基本上也就不掙錢了。」

隨著外賣平台佣金逐漸擠占餐飲利潤空間,「生存不易」乃至「外賣必死」的聲音開始在業內蔓延。最悲觀的觀點認爲,由外賣配送帶來的房租、人工成本下降已經難以覆蓋平台佣金及營銷費用,這將導致餐飲外賣倒在成本高於產出這個最基本商業問題面前。

涨价却不提质,消费者不满

羊毛出在羊身上。「佣金一漲,我們的定價也只能跟著漲。」北京通州一家主打外賣業務的快餐店負責人向記者表示,「不管怎樣,最後都是吃飯的人買單。」

但並非所有人都願意買單。在感受到「外賣吃不起了」之後,消費者這端的情況正在發生變化。數據顯示,在經過前期「補貼式」增長之後,全國外賣市場增長勢頭已經開始放緩。2018年1月~9月,全國線上餐飲收入6693億元,同比增長7%,但相較於2017年同期,下降了1.4個百分點。

美團點評研究院發布的《外賣發展研究報告》也顯示,在經歷了2014年的增長高峯之後,在線訂餐市場規模和用戶人數增長均出現了連續4年的下降。其中,市場增速由2014年71%銳減至18%,用戶增速則從51%下降至15%。

記者採訪發現,消費端的變化並不僅僅是市場飽和的自然結果。一些消費者用腳投票表達他們對網絡外賣的不滿。「不是反感外賣漲價,而是反感外賣只漲價,不管食品質量、配送和服務。」來自北京的陳帥在一家網際網路公司工作,獨居單身以及長期加班的生活讓各大外賣APP成了他手機里重要的軟體。

在長期線上點餐的過程中,陳帥發現,一些他經常光顧的店面價格會不斷上漲,換一個帳號登錄下單價格又會下降。「大數據殺熟也就算了,我自己也是做這行的我知道。但起碼的食品安全和服務也沒有保障,這錢花得不值。」

陳帥表示,由於經常訂餐,配送慢、送錯餐、沒法退訂等問題他都遭遇過。絕大部分問題投訴後,商家和平台互踢皮球,「最後大多數問題都只能自己默默接受」。

外卖平台盈利动机提升

據了解,隨著外賣市場的整合,各大外賣平台已經數次上調了佣金抽成比例。有分析認爲,平台之所以敢屢屢單方面喊漲,根源在於涉嫌壟斷。

目前,全國網絡外賣市場呈現出美團與餓了麼雙寡頭的局面,兩家公司的市場份額合計超過90%。有不少商家向記者反映,壟斷與佣金之間存在高度的關聯。「比如說你只在一家上線,佣金會低一點。如果兩家你都想占,佣金就會高一點」「以前做活動平台往往很積極很支持,現在平台競爭小了,我們想做活動還得先給平台交錢」……

此前,已有多家外賣平台因存在不正當競爭和壟斷經營行爲被有關部門約談,但壟斷問題並無後文。但有專家表示,壟斷並不一定導致漲價,外賣平台佣金上漲的主要原因還在於,網絡外賣平台的發展訴求已經從搶占市場向實現盈利轉變。

中國烹飪協會會長姜俊賢曾表示,隨著外賣平台整合程度越來越高,送餐成本也在不斷增長,外賣平台需要從早期以補貼方式發展轉向挖掘商戶價值,因此需要通過提升對平台商戶抽成等方式達到實現自身盈利的目標。

「當前,外賣產業還處在發展初期,始終面臨不賺錢甚至虧損的問題,這是無法持續的。」蘇寧金融研究院特約研究員江翰對記者表示,未來產業各方都將進入一個成本回收期,平台必然要求獲取更高的中間業務收入。

江翰同時指出,網絡外賣平台應該從拼價格轉向拼質量、拼服務。「不能簡單地對比佣金的高低,商家和消費者都需要考慮平台能否真正帶來相應的價值服務。」

日期:2019-01-15

天然色素|黑胡蘿蔔濃縮汁|梔子黃色素|梔子綠色素|梔子藍色素|GABA|γ-氨基丁酸 18671392966 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