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火熱的人造肉,國內爲何「靜悄悄」?
返回來稿:一鳴網-紫鑫生物        2020/12/10        浏览次数:452

人造肉的第二门派“细胞肉”现世了。

最近,美國企業Eat Just獲新加坡政府准許出售其實驗室培育出來的人造雞肉,這是世界上首個獲得監管批准的“細胞肉”。

與植物肉相比,兩者雖然都是人造肉,但細胞肉本質上是真的肉而非植物,因而口感更佳。那麼,這次面世的細胞肉能撬動中國人的胃嗎?

不同於國外消費市場的熱鬧,國內人造肉市場還處於資本躁動階段,儘管有些企業已經聞風而動,悄然佈局,但從消費端的不溫不火來看,人造肉尚未撬動中國人的胃。

國內試水人造肉的主流玩家以上游食材供應鏈也就是傳統植物蛋白大咖爲主,那麼這些玩家的互聯網基因如何?國內市場的靜悄悄,或還需要追溯到人造肉在整個供應鏈的鏈條是否打通。

01

热闹蔓延下国内持续谨慎

和小時候把錢埋在地裏希望能長出搖錢樹的幻想不同,藉助動物細胞培育,這次實驗室的培養皿真的長出了雞肉。

1931年,丘吉爾受法國生物學家亞歷克西·卡雷爾雞心肌組織在營養液中持續跳動20年的實驗啓發,大膽預測50年後,我們將不再爲了吃雞胸肉或雞翅而愚蠢地養一隻雞,我們會利用培養液培育出這些食物。

這一建立在科學技術上的預言正在成爲現實,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細胞肉。

但實驗室出品的細胞肉囿於價格高企一直深居廟堂之高,當下廣泛走進大衆市場的主要是植物肉。植物肉以大豆、豌豆、小麥等作物中的植物蛋白爲原料,採用化學分離的方式,提取人體所需的植物蛋白,再經過加熱、擠壓、冷卻、定型等一系列步驟,使其具備動物肉的質地和口感。

本質上,植物肉就是豆製品,與中國滷製品領域的零食“素肉”概念基本相同。

在美國、歐洲等發達國家及地區,由於動物保護意識、素食理念、環境保護等觀念,植物蛋白對動物蛋白的替代效應正逐步加強。

去年,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登陸納斯達克,其股價從發行價25美元上漲至239.71美元。這一熱鬧激發了國內創投的熱情,資本進場加碼,跨界玩家蜂擁而至,天眼查數據顯示,截止目前,國內與人造肉相關的企業數量高達3496家。

同時,市場研究公司Markets and Markets也表示,全球肉類替代品市場將穩步增長,預計2020年將達到50億美元,其中亞太地區的肉類替代品市場規模增速最快,預計年均複合增長率可達8%以上。

市場潛力就在眼前,但國內市場動作仍然十分謹慎。

02

供应链基因迥异

供應鏈渠道的基因不同,決定了人造肉進入國內街頭巷尾仍是道阻且長。

數據顯示,在美國植物肉市場,漢堡渠道貢獻了超過80%的銷售量,而漢堡是大多數美國人消費頻率較高的產品,且銷售渠道以商超和餐飲爲主,商超方面,亞馬遜、全食等均爲人造肉的銷售渠道,餐飲方面,麥當勞、星巴克、漢堡王等入場積極,並已經推出了相關產品。

而正是由於這些撒網遍及全國的線下渠道,人造肉被迅速推向消費者。

但國內的肉類消費場景就複雜多了,比如火鍋、燒烤、炒菜等,就炒菜而言,還有八大菜系、炒炸燒爆煮煎考究各不相同的說法,不同的消費場景需要不同的產品形態,厚薄、油脂多少、顏色、嚼勁等都有着更爲嚴苛的要求和期望值,目前植物肉基本還很難滿足上述消費場景的需求。

再者,國內的餐飲渠道囿於不同地域的飲食差距,缺乏肯德基、麥當勞這類的全國連鎖餐飲店,來推廣人造肉。知名度較高的餐飲企業具有品牌優勢,憑藉線下積累的品牌與影響力,可以憑藉其聯動效應迅速將產品推向消費者,但國內餐飲渠道一方面呈現街頭小店爲主的模式,另一方面,強地域性的品牌難有標準化的模式複製到全國。

因而,如何贏得渠道話語權,或將成爲國內人造肉風口真正站得住腳的第一戰。

線下渠道失靈,線上渠道如何?今年11月,國內人造肉正式上線淘寶,但銷量並未打開,而且依據評價來看,場景較爲單一,以減肥輕食的成品與自制丸子、餃子、餛飩之類的餡料爲主。

這些玩家,不乏是打着植物肉、健康的旗號宣傳,找個豆製品供應商,一番調味上色後,就進行生產銷售的撈金者,不僅難肩負起將人造肉推廣出去的責任,更會敗壞該市場打出的健康概念。

線上、線下雙渠道失靈,這也就導致供應鏈上的各位玩家只能小心試水。

03

好事发生还需“等”

這是一個依靠技術創新的存量競爭賽道,市場認可未達到預期,資本自然不敢有大動作,技術自然也就有了鉗制。

以上游原料供應的頭部玩家雙塔食品爲例,其在國內豌豆蛋白領域一騎紅塵,豌豆蛋白年產能約7萬噸,佔全球豌豆蛋白產能40%左右,但人造肉的需求量還不足以影響上游原料的供需,因而對於人造肉的反哺效果尚未施展開。行業尚且稚嫩,其產業鏈上、下游都還有亟待優化的空間。

目前,市場熱鬧的人造肉基本都屬於植物肉的範疇,那新晉選手細胞肉爲何沉默?最大的原因就是貴!

2013年,有人吃下了一塊價值高達236萬元的漢堡,這麼貴不是因爲它出於某位米其林大廚之手,而是裏面夾的那塊細胞肉。

儘管細胞肉已經有了降價趨勢,但目前細胞肉的培養成本仍然停留在每克300元左右,價格比真肉們可貴了不知幾十倍。

儘管說,細胞肉相比於植物肉在嚼勁、口感等方面仿真度更好,但就這價格也足以讓人望而生畏了。當然要等細胞肉降到宰殺肉的價格,走入尋常餐桌,恐還需較長時間。

雖說同屬於人造肉的範疇,但就國內市場現狀而言,植物肉與細胞肉這兩個門派註定要演繹的就是不一樣的發展路徑。要想撬動中國人的胃,還需感知到真正的市場需求在哪裏,回看素肉製品的發展路徑以及健康的消費理念,植物肉還需更爲精細與精準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