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奶茶喝成漿糊的紙吸管,一年要賣280億
返回來稿:深氪新消費 -紫鑫生物        2021/2/1        浏览次数:414

用纸吸管喝奶茶,我感觉在嚼厕纸。

奶茶换用纸吸管,我喝出了生啃鞋盒的味道。

難怪感覺奶茶濃稠了,原來是紙吸管泡成了漿糊。

……

2021年1月1日,史上最強限塑令正式執行,餐飲行業無奈將塑料吸管換成了紙吸管。緊接着,紙吸管就連續3次被罵上了熱搜。

數據顯示,僅微博話題#討厭紙吸管的原因#,就有1.6萬人參與討論,1.1億人閱讀。甚至有網友表示,“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我戒掉奶茶是因爲紙吸管。”

而在全網噁心、集體嘲諷的同時,紙吸管背後的生意,就像當年共享單車幕後的代工廠一樣,進入了有史以來最火熱的階段。

價格連漲3-4倍、生產設備拆下來論斤都有人買,甚至資本入場,用錢快速堆出了一隻年銷2億的獨角獸……

接下來,我們一同看看——藏在紙吸管裏的萬億生意。

商家很绝望

一年多花600万

买来的是投诉与退单

纸吸管最先受到影响的就是终端餐饮商家。

限塑令頒發之後,餐飲商家開始徹底放棄塑料吸管,改用紙吸管或是PLA等生物降解吸管。這背後是一筆不小的成本增長。

科技自媒體鋅刻度發佈的文章就表示,以12×230規格的吸管爲例,如果是普通的一次性塑料吸管,100支也就3.5元有做。但是100支同樣大小的4層紙質吸管,在不加厚、不加LOGO的情況下需要花10元才能批發到。

而更爲“高級”點的PLA可降解改性料吸管,100支更是要花15元左右。

界面新聞也有報道顯示,一般來說,一根塑料吸管的成本可以控制在3分錢左右,而紙吸管的成本達到1毛錢一根,是塑料吸管的3倍。

這看上去是一些小錢,但放在銷售規模較大的餐飲商家裏,一年可能就要搭進去幾百萬。財經視頻博主《五環觀察室》一期節目嘉賓就表示,平常1年200萬的銷售貨資,而今奶茶品牌需要拿出800萬來採購。

600萬,相當於順灝、天際等A股上市公司2020年的淨利潤。

多花的600萬元,能爲這個奶茶品牌帶來多少增長?

答案很遗憾,这纯属花钱找骂。

由於天然屬性受限,紙吸管軟化斷裂、容易泡爛、一股紙味、吸不上小料等問題飽受詬病。這不僅影響餐飲產品的口感,更爆了發出了“因紙吸管戒奶茶”的玩笑。

有飲品店甚至收到用戶外賣備註:“我不要紙質的環保吸管,給我塑料的吸管,沒有就幫我退單。”

該店創始人表示,自打開始換紙吸管,客訴明顯多了,現在10%-20%的客訴都是圍繞紙吸管的。

這是硬傷。作爲全球吸管行業的第一品牌,雙童吸管目前也無法解決這個口感問題。其創始人樓仲平坦誠,“再過多少年,紙吸管也無法達到塑料吸管的性能,紙製品並不是塑料製品的完美替代品。”

相較於紙吸管,使用體驗更接近塑料吸管的,其實是PLA吸管。但這種吸管成本高、材料不穩定、保質期短,並沒能成爲多數商家的更優選擇。

據介紹,紙吸管的保質期可以達到2-3年,但PLA產品承受溫度不超過55℃,且基本1年左右就會開始降解。

飲品行業垂直媒體咖門曾援引一位飲品店老闆的話稱,PLA吸管平均1根比之前的塑料吸管要貴1毛多,加上損耗,相當於每個月就要多出3000多元的“硬成本”。

對於一家小店來說,3000元相當於一個員工的工資了。

厂家挺忙碌

订单排到5月份

生产线产能大调整

商家端的一致性採購,導致紙吸管短時間進入了供不應求的狀態。

第一財經報道,位於浙江餘姚中國塑料城的思卓塑業,目前一個月的紙吸管產能在100多噸,訂單已經排到了今年四五月份。

就算是PLA生物基聚乳酸可降解塑料吸管,訂單也排在了4月以後。

溫州市蒼南縣的一家紙業生產廠家甚至表示,工廠已經24小時滿負荷生產,銷量特別好,供不應求。由於忙不過來,那些在紙盒、紙袋上有印刷需求的訂單已經不接了。

但由於從原來塑料吸管轉產,其生產成本也大幅提升。相較於普通塑料吸管1.5萬元/噸,紙吸管市場價在每噸3萬元左右,PLA吸管的市場價則在每噸5萬元。

雙童吸管也在大規模轉產。從2015年佈局可降解吸管以來,這個吸管廠目前80%的產能都轉移到可降解吸管上。

據樓仲平介紹,以前雙童吸管每個月消耗的塑料500-600噸,而今減少了50%左右,剩餘部分大多供應來一次性手套、環保袋等產品上。

相反的是,該廠每月消耗的紙,基本上是2018年的10倍。

按2020年的可降解吸管銷售比例來看,紙吸管銷量佔比60%,PLA吸管也有30%左右。

這些PLA吸管一般是大型餐飲品牌在採購。例如喜茶,早在2020年11月就開始使用PLA吸管,之後陸續在全國普及了PLA吸管。

收到用戶的投訴和吐槽後,古茗一位研發負責人也在官方微博上發佈了誠意滿滿的道歉視頻。其表示,古茗門店近期開始,將紙吸管陸續更換爲可降解、更好戳的PLA吸管。

此外,2020年下半年火遍西南的茶百道,也在官方公衆號發佈:“跟紙吸管說拜拜,PLA吸管將於春節後陸續上線。”

可降解吸管已是大勢所趨,上游的廠家也紛紛與雙童、思卓一樣轉移產能,而生產紙吸管的設備同樣成爲了行業內的搶手貨。

據一家取得進出口標準的設備廠商表示,目前廠內紙吸管生產設備只剩下幾臺了現貨了,廣東訂購廠商較多,河南次之。

據介紹,該廠一臺產能3600-5400支/小時的吸管機,配備了6頭6刀,售價在10萬以上。而市面上同等產能機器,提現貨的價格達到了16萬,下單等待生產的可以少2萬。

而在一些二手平臺上,甚至有人將原價16.8萬的全新機器拆解,論斤售賣配件。

這背後是不是又將出現一條灰產鏈條?有生意的地方就有江湖。

独角兽出现

一年卖了2个亿

其实不足市场1%

限塑令正式執行不足1月,但這個行業最大的贏家早已註定了。

它不是訂單排到5月份的思卓塑業,也不是全球吸管巨頭的雙童,而是一個叫做恆昇的企業。

資料顯示,早在去年限塑令推出的一個月後,這家公司就迎來了第一輪5000萬融資,由國內一家知名投資機構領投,老合作方“好百年”集團跟投。

早在2015年,恆昇就開始在英國的限塑令中規劃紙吸管業務。到2019年,這家公司有70%的客戶都來自海外,遍佈歐洲、北美、澳大利亞、東南亞等區域,供應超1000萬美元。

2020年國內限塑令逐步推動之後,據稱有數億的紙吸管訂單涌入了恆昇,比以往的訂單幾乎翻了10倍。

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已超3成的茶飲品牌都由恆昇供應,有意向與恆昇簽約的企業達40多家。

這家廠商之所以受歡迎,在於紙吸管的其中一個痛點被解決,那就是卡料。

珍珠奶茶的珍珠,芋圓奶茶的芋圓,要麼是紙吸管太小吸不出來,要麼就是吸管內壁強大的附着力粘住這些小料。

有媒體戲稱,僅僅是爲了完成“吸”這個動作,就逼得人不得不調動從嘴脣到上顎的每一寸肌肉。不吸到大腦缺氧、腮幫子錯位,永遠成不了馴服奶茶的人類。

巧合的是,恆昇率先引進了粗管包裝機,開始生產粗吸管。按其領導人預計,2020年公司銷售額在3000萬美元,摺合人民幣接近2個億。

但作爲所謂的最大贏家,恆昇這樣的銷售不足整個市場的1%。前瞻產業研究院預計,可降解塑料到2025年需求量可到238萬噸,市場規模可達477億元。

按上述紙吸管銷量佔比60%的數據計算,這是一個超過280億市場。

是的,讓你把奶茶喝出鞋盒味的紙吸管,一年能賣280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