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食品企業面臨出口認證“隱形高牆”
返回來稿:經濟參考報 -紫鑫生物        2017/12/26        浏览次数:1396


衆所周知,認證認可是國際通行的質量管理手段,是國際貿易的“通行證”。不過,記者調查瞭解到,我國超9成食品出口企業需通過各類國外認證,認證壁壘正成爲“隱形高牆”。而據業內反映,包括食品出口在內的出口商品檢驗檢測認證市場一定程度上已被外資機構壟斷,且存在認證費用居高不下,因市場不同而標準不一互不採信等情況,加重我國出口企業的負擔。

對此,專家建議,應強化引導企業以國際先進標準組織生產加工,不斷提高質量管理水平,同時要重視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檢測認證民族品牌,在國際認證市場增強話語權,以有效維護國家和企業正當利益。

出口食品企业遭遇认证壁垒

部分自愿性认证变相成为强制性

認證認可是國際通行的質量管理手段,是市場經濟的“信用證”、企業質量管理的“體檢證”,也是國際貿易的“通行證”。不過,全球貿易保護主義的擡頭,卻讓我國出口食品企業面臨日益增多的認證壁壘。

記者瞭解到,質檢總局、國家認監委一直重視推行和強化質量認證。通過加強監管、優化服務、推進互認,推動質量認證工作取得明顯成效。

據介紹,全國累計頒發質量管理體系認證45.4萬張、42.9萬家,頒發證書及獲證組織數量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並且,在推進國際互認方面,啓動實施了《認證認可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願景與行動》三年行動計劃,加入21個認證認可國際組織,簽署13份多邊互認協議和110份雙邊合作互認協議,100%等同轉化35項國際檢驗檢測認證認可標準。

然而,隨着全球貿易保護主義的擡頭,國外客戶以需滿足其國內法律法規等要求向我國出口企業,特別是向出口食品企業提出各類具有貿易保護色彩的認證要求,認證壁壘日益增多。

“近年來,我國出口食品企業除了取得出口國註冊資格外,國外採購商還要求企業必須通過外資機構的認證。”寧波檢驗檢疫局認證監管處陳繼新處長說,最近,質檢部門調查注意到,我國食品企業進入不同國家市場,不少國家的客商強制要求必須通過外資機構的認證才行。以出口罐頭生產企業爲例,僅浙江、江蘇就有9成企業是由外資機構認證的,而且擁有4個及以上認證。

“爲了產品能進入不同市場,我們企業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費用共計通過了HACCP、ISO9001、猶太、社會責任和BRC等8個認證。”寧波天韻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頗爲無奈地表示。

據瞭解,目前,在國際上與食品相關的常見認證大致包括四大類:以HACCP和ISO9001爲代表的體系類認證;以有機食品和非轉基因(IP認證)爲代表的產品類認證;以美國FDA認證、獨聯體國家GOST認證和日本JAS認證爲代表的國家類認證;以清真認證和猶太認證爲代表的宗教類認證。

此外,部分自願性認證因客戶要求也變相成爲強制性認證,如沃爾瑪要求蝦產品生產商需要通過一項非強制性的美國水產品ACC認證。

标准不一且互不采信认证费用居高不下

認證種類繁多且價格不菲,加重了出口食品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的負擔。而據業內反映,包括食品出口在內的出口商品檢驗檢測認證市場一定程度上已被外資機構壟斷。

記者採訪瞭解到,我國食品出口不僅面對種類繁多的認證,而且准入條件苛刻。比如,產品出口主要貿易國家美國,在認證時需滿足《美國食品安全現代化法案》(簡稱FSMA)及其配套的預防性控制法規(117法規)、食用農產品標準(112法規)、預防蓄意摻雜法規(121法規)等衆多的法律法規,僅憑企業一己之力較難蒐集、掌握和有效應對。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還明確表示現有的HACCP、ISO22000、GAP等認證不能直接等同FSMA要求的食品安全認證等。我輸美食品出口企業面臨嚴重挑戰。

寧波出入境檢驗檢疫局介紹,目前國際上與食品相關的常見認證超過23種,且大部分爲強制性或變相強制性認證。由於食品認證涉及系列技術法規,企業應對困難。不菲的各類認證費用還不斷推高企業產品成本。最近,國家檢驗檢疫部門調研發現,認證和驗廠費用以及通過認證需更新生產設施等費用已成爲出口食品企業重大支出,直接推高產品出口成本約1個百分點,造成行業利潤下滑。

“我們公司2016年在食品認證方面的費用支出爲91.15萬元,佔出口成本的1.31個百分點。”寧波華宇食品有限公司負責人說,現在企業各類生產成本都在增高。檢驗檢測認證方面的費用還居高不下,並且因市場不同,標準不一,互不採信,需企業重複認證,讓我們真是“舉步維艱”。

記者注意到,更艱難的是小微企業,高昂的外資認證費用對他們的出口影響更大。如浙江餘姚聯海實業有限公司2016年出口額爲40萬美元,而認證等費用支出爲8萬元,出口成本提高3.3%,大大擠壓了他們的利潤空間。

中國檢驗認證集團寧波公司總經理王振新說,現在越來越多的國家或者收貨商要求外資檢驗檢測認證機構出具相關證書,甚至作爲結匯憑證。